雜色馬戲團︱Variegated circus (Falling ver.) {5}

第四章——《如果可以,能否延續甜蜜?》

清晨的空中仍然瀰漫著若有若無的濕氣。
明明對於平日的我來講是那麼的惹人嫌,
卻在這一天對我來說是多麼可愛的輕紗,為整個城市添上一絲朦朧美。

 鏡前的少女正擺弄著一條又一條的裙子,
又換着一個又一個髮型,對著鏡子搔首弄姿。

“你有完沒有啊凌!你從五時開始就一直在打扮,
現在都八點了耶!你不嫌煩我倒嫌了!”

旁邊的芊穗懶懶地趴在床上,左手托腮,
星眸微瞇,不耐地盯著眼前這位悉心裝扮中的少女。

“嘻嘻,小芊,我還是不能相信自己的眼光,
不如……還是你替我選吧?
你說,淡黃色的好,還是薄荷綠的好?”

我眼尾一督看見芊穗這孩子眉頭已經快要皺成直線了,
忙不迭笑得像貓一樣,拿起兩條裙子在她面前討好問道。

“什麼?!你選了大半天還沒選好啊!
不就是去跟一個男人去看馬戲嘛,
什麼大不了的!我去PUB也能看見很多男人啊!
要是像你這樣的,我看每晚我為了打扮都不用睡了!”

芊穗咬牙切齒地吼道,怒氣沖沖地奔至我跟前,
把一條米白色的連身裙塞至我懷裡,又奔回床上戴上耳機了。

我微微汗顏,看來這孩子氣得不輕啊。
又把視線挪回鏡前,嗯,眼光不錯。
轉身一臉訕笑地走至床前,輕撫上她的腦瓜。

“那個,小芊,你既然替我選好了衣服,
不介意替我再選選鞋子、髮飾和手袋把?”

誰料她一個翻身掐我的雙頰,大吼:
“不想死就自己選別來煩姐!姐很忙!”
我雖臉帶歉意,但心裡早就在翻白眼——
現在你是團長還是姐是團長啊!死丫頭給點顏色你就上大紅了啊!


吃力地穿著十厘米的高跟鞋步出大樓,
抬眸望去遠方一名身穿米白色休閒襯衣的青年正倚著梧桐樹在等待著什麼。
那抹身影看起來那麼清冷孤傲,與世界的煩囂總存著一絲違和感,
不經漂染的自然黑髮在清晨的微光下竟有閃爍的錯覺,
似笑非笑的雙眸像有意地瞟向這邊,嘴角總含著那麼一噙笑,
只是簡單的舉手投足間已成為一幅使人無法忘懷的剪影,
釋出一種只有L獨有的氣息。

“那個,抱歉,我來晚了。”
我低頭看著自己的腳尖,雙頰發燙,懊惱道。
有一部分是因為自己遲到的過錯,卻有一部分是無法直視他的顏。

“只是多等了十分鐘,不打緊的。”他溫柔地淺笑道。
當我從他細膩的語調中回過神時,卻發現手下一空,
他竟然體貼地替我拿起了包包!

面對我驚訝和錯愕的眼光,他只是回頭一笑,
“總不能讓那麼可愛的小姐自己拿包吧,那多沒風度。”
隨即帶我走知一輛黑色名車旁,緩緩打開車門,
發亮的瞳仁直勾勾地看著我,示意我坐上去。
我羞澀地微笑表示感激,故作優雅地坐了上去。

注視著他專注駕駛的美好側顏,雕刻般無暇的五官使我心跳不已,
儘管和他已經相處了一陣子,始終還沒習慣他的帥氣啊……
低頭默默地撥弄著手指,不禁開始神遊起來——
他,終是讓我坐上了這副駕駛座啊……
這,是不是意昧著我在他心目中也佔有了那麼一席位呢?
而我,會不會成為他這輩子身旁守候的那個人呢?
……

“想什麼呢,想得這麼全神貫注的?”
他輕笑道,語氣中竟帶著一絲調戲。

“我、我哪有。”我結巴到,無法掩飾掉心虛的弊端。

“呵呵。”他又爽朗地笑了起來。“誰管你,到了,下車。”
“哦。”我急忙打開車門跳下車,免得繼續面對他的調笑。
“等等我,我去把車停好,站著別動。”隨即又是一個炫目的笑容。

我也站在原地傻傻地笑著,呆呆地看著車子遠去。
最近的他笑的次數似乎比以前剛認識時要多好幾倍,
是因為彼此熟悉了嗎?抑或是,我們的…關係…不一樣了嗎?
心房突然湧現一道甜蜜的暖流,似乎在鼓勵著我往著這方向猜想著。
可是,這個態度的轉變貌似也來得過分突然了吧?
從剛邂逅時那個“團長”的生疏稱號,那個淡漠的眼神,
仍然像利刃深深地刺痛了我,無法隱褪;
眨眼間竟換成了現在的溫柔照顧和熟悉的暱稱;
這到底是上天對我產生了憐憫之心,
還是他只是像貓抓老鼠般對我的戲弄?

心中正逐漸泛起一圈圈的不安時,一隻寬厚的大手輕搭在我的肩上,
“怎麼你今天那麼喜歡心不在焉啊?和我一起很無聊嗎?”
他可愛地嘟起淡粉色的唇,水汪汪的大眼故意對我撲閃撲閃地道。

去你的賣萌!這樣簡直是引人犯罪耶他知不知道!
我用力地吞了吞口沫,生怕一不留神便把他撲倒了。
使勁地用剩餘的一絲定力道:
“怎麼會?可能是我沒睡好吧!呵呵…”只好乾笑。

他勾起一抹奸計得逞的笑容,像小孩討到了愛吃的糖果一樣。
雖一閃即逝,還是被我捕捉到了。
隨即在背後推著我,“快走吧!表演都快要開始了!”
我愣愣地像木頭人般任由他推著,卻帶著點點幸福的氣味。
宛如一首簡單的小情歌,雖然青澀地無法坦率傳達,
卻帶一種從心裡滿溢出來的甜蜜,淺白但美好。

如果可以,我真希望這份甜蜜永遠別消失。
但為何那一份蠢蠢欲動的不安卻如荊棘般纏繞著我的心房,
似乎要硬生把我從這幸福的夢境中喚醒?
不、不是這樣的,大概是我杞人憂天罷了。
也許幸福悄然降至,令我突然無所適從而已,習慣就好。

我舉頭仰望蔚藍的晴空,心裡默念——
幸福的甜總帶著難以適應的韻味,習慣就好。
隨即嫣然一笑,步伐彷彿也輕鬆了許多。

芊穗_Cassie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4) 人氣()